斜阳碧山远

之前在b站看到了jump流上一副古馆老师的翔阳,手残党一时没忍住临摹了一副,翔阳真的是小太阳☀️

【青念】

仍然是作者的碎碎念:这次是晚到的人设,私以为念念即然学武,那肯定会有一些武人风范。然后为了能写出小王爷担心念念,就不能让小王爷参加,所以我就只能让他主持了,改动了一下剧情。
————————我是开始的分界线——————————
第二章
那天晚上的妙音坊两人还是未能去成,在发现郡主不见了以后,了解念念性格的陵王便带着家丁来到最繁华的街上,果然,他们在半路上见到了与穆小王爷同行的自家郡主。陵王在与小王爷斗了一番嘴后就领着念念回了驿站。临走前还对着念念说教,让她不要理这种只会待在姐姐身后绣花的人。穆青听了此话愤怒的很,却碍于两国现在的关系不便动手,善辩的景睿和豫津也不在旁边,又想到当初在城外为姐姐送行时斗嘴输了的情景,想要报复却不能用自己平时的手段(武力解决)着实是生了好一阵气才闷闷不乐的回了王府。
回府后,穆青虽是还在生气,却也能想到当下两国正准备和亲,想把陵王揍一顿的想法是实施不了了。穆青只好忍下这口气,想着等再次与南楚开打时在让那个宇文暄见识见识他穆小王爷的威风。幸好接下来的几天都没有再见到南楚的使团,也未曾再见那位南楚来的郡主,这明明是在正常不过的事情,穆青却觉得有些不对劲。他觉得自己最近有点奇怪,总是梦到那天晚上的情景,有时候看见路边女子的背影也会想起她,甚至还会情不自禁地担忧她会不会不适应这边的气候和吃食,穆小王爷觉得自己不是不对劲,而是疯了。
他虽然性格直爽洒脱,却也已经成年,男女情爱之事并不是一窍不通,如今自己的这幅模样真真是像极了自己偷看过的话本里的那些文弱书生。可为什么就喜欢上了那个人呢,她是南楚的郡主,即使不涉朝政,自己和姐姐分开的原因他也是懂得一二的。不过是皇帝他们姐弟两人在云南的势力太大,最后他自己无法控制云南罢了。现在自己喜欢上的是位于云南附近的南楚的郡主,但皇帝是绝对不会将念念和亲于他的。
想到这点的穆青心情很复杂,但是没等他平复下自己的心情,就接到了圣旨。原来,那天陵王上奏,认为南楚的郡主宇文念既然是遏云剑的传人,怎么说也不能找个文弱书生和亲,因此他希望皇帝能派出和亲人选与郡主比试一番。大梁一干大臣们心里都知道,若是郡主赢了,对南楚来说不光有不少好处,还能趁机驳了大梁的脸面。若是郡主输了,南楚也会有郡主虽会武,却终究是个女子这种借口来保全他们的脸面。
穆青了解这次的任务事关大梁颜面,不可马虎,他只能压下心中那丝柔情,寻找大梁武功高强的王公贵族。他也知道,既然皇帝已将这份差事给了他,就说明这次的比武他无法参加,也意味着他那一丝渺小的希望已被人彻底斩断。
TBC
————————我是这次更短小的分割线———————
因为在下面的需要先理一下思路,所以这次先写到这里,所以更新速度不定,有思路了就会快一点,没有的话就会一直卡在那,感谢好基友好闺蜜的支持\(//∇//)\爱你!

【青念】

写在文章之前的我的碎碎念:
本文时间线会比较混乱,人物会ooc,而且最!重!要!的是:作者不光文笔渣还是个懒癌患者,如果实在看不下去就不要期待了可以弃了😂我不会在意的。
哦还有,因为是用了围棋大大的前世今生梗,所以青念是BE,是BE,是BE!我说了三遍了。下面是我自己都嫌弃的文,没错,连我自己都嫌弃它
—————————我是分割线————————————
【青念】
第一章
穆青第一次见到宇文念,是在他为姐姐霓凰郡主送行的那一天,,她身着一袭红裙,蒙着面纱,只露出一双清澈的眼睛,在她手中长剑舞出的光网中熠熠的闪着光,穆青晃了晃神,心想:明明看上去像是一个弱不禁风的女子,却在拿起剑后有着和姐姐一样的一股英气,这南楚郡主还当真是个有趣的人物。
穆青在霓凰郡主走后一直闷闷不乐,豫津早就看不过去了,劝了好几天才终于说服小王爷今晚和他们一起去妙音坊听曲。一路上只听豫津在滔滔不绝的说,景睿偶尔在旁边应和几声或是拆一拆豫津的台。小王爷自己闷闷的走着,想着姐姐。三人都没骑马,也未带护卫,等到好久都没有听到言豫津的声音,小王爷才反应过来,自己和他们走散了。
本来他还想原路返回,找找豫津他们,但转念一想,反正最后都去妙音坊,不如自己就直接去那与他们会和好了。自己还可以慢慢逛过去,虽说自己不是那种喜静的人,却也实在是招架不住豫津一直在耳旁说话。怎么会有那么喜欢说话的人呢?小王爷一直对这个问题困惑不已。
一抬头却看到前面那个铺子哪有个熟悉的身影,不对啊,自己来金陵并没有很久,熟人也不是很多,更何况那个人还是个女子。正困惑时,那人似乎察觉到了他的目光,正转过头看着他。穆青看到那双眼睛后反应过来,那不是南楚郡主宇文念吗!没想到她摘下面纱来还挺漂亮,等等,她为什么会在这里?手里还拿着只簪子。难道是来打探情报?又或者是和探子接头,那只簪子是信物?
就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却看见那个郡主正朝他走来,今夜月色正美,皎洁的月光洒在她的衣裙上,一双眼似是映入了万千星光。小王爷的心忽然扑通扑通直跳起来,跳的他有些发慌,脸颊也觉得有些发热,不用看他就知道,自己的脸现在一定很红,这种感觉很奇怪也很陌生,穆青却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他不由自主的上前一步,本想厉声询问南楚郡主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却被她抢了先问好。她那软糯的声音在穆青的脑中不停飘荡,小王爷傻乎乎的想,她的声音真好听,像是小时候喜欢吃的糖糕软软的糯糯的,咬一口就能让人甜到心底。等,等等,她说什么?想去妙音坊听曲!但不知道路,想和我一起!小王爷终于回过神来,本想说你一个女子去妙音坊作甚,却在那双充满了期待的眼光中败下阵来,又想到能和她一起,心情突然就雀跃起来,连早已想好的拒绝的话都说不出口了。最终只是傻乎乎的点了点头。我怎么就同意了呢!一路上小王爷都在心里反省自己,却不知道他这一路走来脸上都带着笑,更没有注意到宇文念看向他时眼中的万千情愫。
今夜的金陵仍是以往的热闹,人们欢声笑语,摊位前的灯笼连成一片,没有人知道,这一夜的热闹景象后来成为了一对有情人心中最美的回忆。
————————我是作者写的很烂的分割线——————
没错,我就是写的这么烂,我写完了觉得好对不起围棋大大,那么好看的视频被我写成了这个熊样,我读了一遍以后都想切腹自尽了(╥﹏╥)如果有人读的话而且认为我还有救的话请留个言告诉我,我好修改一下!我将感激涕零!

思之如狂

都是同学在学校用传单随手叠的,然而对我这种心不灵手不巧的人来说,会叠这个的人就是大神啊m(_ _)m

因为太远了所以照的好不清楚啊呜呜呜,今年春天开的花也仍然很好看呢,只是去年伸到窗户边的那一枝被剪了好可惜。

最后几张还是寒假时照的,前两张是几天前的一个晚上,下了晚自习后照的月亮,第一张是我照的,第二张是同学经过处理后发给我的,表示用小说里常出现的手法形容就是:那天晚上的月亮惊艳了我的岁月!好像装逼失败了😂其实说这么多只是想试试那个版权保护功能而已😂

最近照的花,说是最近,其实就是昨天和今天照的,最后两张因为树有点高所以😂……有点模糊,不要在意细节😂

今天一整天都在持续发着低烧状态的我还坚强的上了一天学,连我自己都被感动了(然而真相其实是妈妈没有给我请假的意思所以只能去上学了😒)

喝牛奶就像和冲剂一般痛苦的我!!!等我高三毕业后一定再也不想喝牛奶了,我已经要喝吐了(╯°□°)╯︵ ┻━┻ ಥ_ಥ(T . T)